点击收藏本站
疫情对钢铁原材料市场影响几何?
05-05 来源: 】 浏览:次 评论:0

 疫情影响钢铁产业供需两端

随着疫情全面升级和蔓延,多国陷入严格抗疫与维持经济的两难处境。各大国际机构大幅下调全球经济预期:2020年3月31日,标准普尔将2020年世界经济增长预测由疫情前的3.3%大幅调降至0.4%;同日,世界银行预计,2020年基线情景下东亚发展中国家增速将从2019年预估的5.8%放慢至2.1%,在悲观情景下降至-0.5%;4月2日,惠誉预计,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率在0%到-0.5%之间。4月8日,世贸组织预计,2020年全球货物贸易量将萎缩12.9%~31.9%。4月9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指出,2020年全球经济将急剧跌入负增长,出现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最糟糕的经济后果。

疫情对钢铁产业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供需两端。

供给端方面,受疫情影响,大宗原燃辅料运输受阻,原料供应紧张。根据世界钢铁协会数据,2020年1~2月全球粗钢产量同比增加1.0%,其中,中国大陆粗钢产量同比增长3.1%,海外粗钢产量同比减少1.8%。

需求端方面,钢材下游消费市场急剧萎缩,迫使企业大幅减产,进而传递到产业链上游,影响企业原料正常采购。对中国钢铁行业上游而言,铁矿石、锰矿、铬矿、镍矿等大宗原材料对外依存度较高,随着澳大利亚、巴西、南非、印尼等主要资源出口国的疫情升级,原料供给渠道的影响各不相同。

对四大钢铁原材料影响不一

  (一)铁矿

1. 供应

从全球来看,澳大利亚、巴西、印度、中国和南非是铁矿石的主要生产国,五国产量占全球铁矿生产总量78%。除中国外,其余4个国家还是铁矿石重要的出口国,占全球铁矿出口总量的83%。截至目前,疫情对澳大利亚和巴西铁矿生产尚未产生影响,同时巴西淡水河谷受去年溃坝影响的产能在陆续恢复。2020年3月23日,南非宣布为期21天的全国封锁,预计影响铁矿出口约247万吨。印度近年来国内需求不断增加,预测2020年印度出口全球及中国的铁矿石将有小幅回落。

从国内来看,2019年铁矿石原矿产量8.44亿吨,折合铁精粉2.66亿吨。2020年1~2月铁矿石原矿产量1.11亿吨,同比下降4.6%。随着中国疫情的好转和复工复产,预计国内供应将呈上升趋势。2020年中国铁精粉产量预计小幅下降至2.6亿吨。

2. 需求

铁矿石需求的变化趋势基本与生铁产量成正比关系。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生铁生产国,也是最大的铁矿石需求国,约占世界铁矿石消耗量的60%;其次是欧盟、日本、韩国和美国,合计占17%;其他国家和地区对铁矿石市场影响很小。

据世界钢铁协会统计,2020年1~2月全球共计产铁2.22亿吨。中国生铁产量1.32亿吨,同比增长3.1%,延续了近年的上涨趋势;随着全球疫情的变化,3月份以后下游市场需求减少的影响逐步显现,预测中国全年生铁产量7.45亿吨,同比下降8%。

日本2019年生铁产量同比下降3.1%,2020年1~2月同比上涨6.5%。受疫情影响,日本经济产业省4月9日预测称,二季度日本粗钢产量将大幅下降26%。韩国浦项在疫情期间对4600立方米高炉进行大修,预计2020年6月初恢复生产,短期影响韩国生铁产量约7%,不排除中远期再实行减产计划;韩国现代制铁因疫情关闭了其位于韩国庆尚北道浦项市的部分工厂。欧盟2019年生铁产量同比下降4.2%,由于经济增长预期不佳,2020年1~2月份继续延续了下降趋势,同比下降9.8%。疫情暴发又导致多家汽车制造企业停产,未来生铁产量和铁矿石需求将进一步下降。美国2019年生铁产量同比下降7.6%,2020年1~2月产量继续大幅下降12.8%,疫情影响在美国还在不断扩大,预计生铁产量和矿石需求量将延续下降态势。

3. 价格影响

2020年春节以来,受疫情、主要供应国季节性天气因素及金融资本因素叠加影响,铁矿石价格出现较大幅度波动,并出现与钢材价格变化趋势背离的状况。在铁矿石供应整体呈宽松的趋势下,铁矿石价格维持高位,出现违背供需基本面的变化趋势,严重挤压钢铁行业利润空间,再次凸显目前铁矿石定价机制的不完善,也反映了铁矿石贸易定价的过度金融属性。此外,从目前铁矿石供应基本面分析来看,疫情对铁矿石需求端的影响更大,而铁矿石供应将呈较宽松状态,预计铁矿石价格将呈下降趋势。

(二)锰矿

1. 供应

从国内来看,根据自然资源部统计,2018年锰矿石产量578.36万吨,广西、贵州和湖南是主要产地。中国国内锰矿供应受疫情影响不大,在环保政策、资源枯竭等主要因素的共同影响下,产量有可能继续下降。

从进口来看,2019年,中国从40个国家或地区累计进口锰矿3418.7万吨,较上年增长23.9%。进口来源主要是南非、澳大利亚、加纳和加蓬等国,分别占进口总量的39.3%、15.2%、14.9%和10.6%。2020年1~2月,中国进口锰矿446.49万吨,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15.9%,其中从南非进口量占比上升至40.2%。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主要锰矿生产国的影响不一。南非已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预计将减少60万~70万吨的供应。但由于南非锰矿运输周期较长,加上港口库存量较高,对目前的供应尚未产生实际影响。但随着非洲疫情的进一步蔓延,不排除锰矿生产国采取更严厉的防控措施,导致锰矿供应出现大幅度减少。

2. 需求

锰在钢铁行业用量占到了锰需求的85%~90%。2020年1~2月,中国粗钢产量受影响不大,对锰系铁合金的需求不会有明显下降。

在生产方面,宁夏和新疆地区整体受疫情影响比南方整体较小,当地锰铁生产维持平稳;锰三角地区(湖南、重庆、贵州)由于政府监管力度较大,主流锰铁无法立即复产,日产量维持较低水平;受疫情影响较大的区域,如湖北、陕西,由于受到严格管控,生产基本停止;广西地区由于进出口货物便利,整体开工率和日产量较高。总的来看,疫情对于锰系铁合金企业的生产影响较大。

随着疫情对中国影响不断减小,各行业复工速度明显提升,并且刺激政策不断落地,铁合金及电解锰厂家的生产积极性将有所改变,逐渐恢复到正常水平,对于锰矿的需求将会呈增长态势。但海外疫情仍处于加速发酵阶段,国外钢铁行业及铁合金生产企业面临市场的大幅下滑和疫情的严重威胁,部分已处于停产状态,未来对于锰矿的需求将有所下降。近年来,中国国内锰矿需求持续上升,2019年约为1300万吨(锰金属量),预计2020年仍有望继续小幅增长。

3. 价格影响

近年来,全球锰矿供应总体呈宽松态势。2020年1~2月,中国进口锰矿均价132.4美元/吨,同比下降37%,疫情期间,受南非等主要锰矿供应国停产停运管控措施影响,锰矿价格呈现上涨趋势,如果后续疫情进一步加重,锰矿供应出现较大幅度减少,锰矿价格将出现较大幅度上涨。整体来看,预计2020年锰矿石价格将呈波动上涨趋势。

(三)铬矿

1. 供应

铬矿是中国紧缺的战略矿产资源之一,基本依靠进口满足需求。2019年中国共从26个国家或地区进口铬矿石1589.8万吨,同比增长10.9%,其中从南非进口量占比达到78.9%。2020年1~2月,中国进口铬矿247.86万吨,同比增长3.7%,其中从南非进口量占比进一步上升至86.7%。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南非、津巴布韦等主要铬矿生产国停产21天,将导致疫情期间铬矿供应量减少。若南非疫情进一步加强,其防控措施进一步延长,对全球及中国铬矿的供应将产生明显影响。

2. 需求

受新冠疫情影响,中国不锈钢消费大幅下滑,不锈钢价格持续下跌超过10%,不锈钢企业纷纷减产。同时,物流运输受到严重影响,铬铁生产企业多延迟复工,进口铬矿大量积压;且由于春节前铬铁价格低迷,铬铁企业生产积极性受到压制,工厂减停产较多。根据相关机构调研数据,2020年1~3月高碳铬铁产量分别为46.8万吨、33.45万吨、40.02万吨,其中3月环比2月增加6.57万吨,增幅20%,同比2019年3月减少8.75万吨,降幅18%。2020年一季度高碳铬铁产量为120.27万吨,环比2019年四季度减少35.69万吨,降幅23%,同比2019年一季度减少14.03万吨,减幅10%。可见,受疫情影响,铬矿需求受到较大程度压制。

3. 价格影响

受全球供应宽松的影响,2019年铬矿进口价格波动下降,5月份最高达180.5美元/吨,年末下降至152.8美元/吨,下降15.3%,全年铬矿进口均价为165.4美元/吨,同比下降35.1美元/吨。2020年1~2月,中国进口铬矿均价139.8美元/吨,同比下降20%。2020年,受疫情影响,国内铬矿需求将受压制,供应端仍将严重依赖进口铬矿。由于南非占到中国铬矿进口量的近80%,且短期内难有替代来源,因此南非疫情发展走向将直接影响国内铬矿的供应情况,目前实际影响尚未显现,但各方心态较为担忧,如果后期南非疫情持续加重,停产停运政策延长,必将加剧市场供应减少,导致价格上涨。

 (四)镍矿

1. 供应

受资源条件限制,中国镍矿年产量维持在1200万吨左右,巨大需求缺口靠进口填补。2019年,中国从21个国家或地区累计进口镍矿砂及其精矿5613.2万吨,较上年增长30.3%。进口来源主要是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两国占总进口量近95.9%。

印尼自2020年1月起,禁止镍矿石出口,影响中国镍矿供应。2020年1~2月,中国进口镍矿431.6万吨,同比下降5.2%。镍矿进口受影响将导致中国镍铁产量减少,印尼镍铁新建项目能否顺利投产将成为影响市场镍铁供应的关键变量。此外,受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大暴发的影响,近期菲律宾部分产镍地区停产停运,印尼部分镍矿生产企业调低2020年产量目标,导致短期内中国镍矿供需关系更加紧张。整体来看,未来镍供应方面增长有限。

2. 需求

国内外镍矿需求总体疲弱。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大面积持续暴发导致全球经济衰退,严重打击镍终端消费,生产也受到明显冲击。

从不锈钢和镍铁生产看,不锈钢消费端疲弱,中国出口订单锐减,库存高企导致国内不锈钢企业和国内外镍铁企业纷纷减产。据有关机构统计,国内2020年3月不锈钢粗钢产量预计190万吨左右,较月初排产减少10万~13万吨,部分钢厂4月期货订单情况一般。随着海外疫情暴发,出口订单大幅下滑,而国内内需尚处恢复期,4月不锈钢粗钢产量预计约120万吨,降幅约36.8%。由于原料运输受阻、下游需求减弱等,预计国内及印尼镍铁4月将大规模减产。据有关机构调研显示,中国和印尼24家高镍铁冶炼厂正常生产时实物量月产量折合金属量约7.85万吨;4月生产计划执行后,预计产量折合金属量6.44万吨,较正常生产时同比下降约18%。此外,受疫情防控措施限制,印尼新增镍铁项目进度偏慢。

从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和硫酸镍生产看,受疫情影响,当前新能源汽车市场受挫,以上产品产量均大幅下降。镍终端消费需求下行的影响已逐步传导至上游生产环节,令镍矿需求承压;但随着国内疫情逐步向好,企业复工复产比例进一步提高,二季度不锈钢和新能源汽车市场或将有所改善,从而支撑一部分镍矿需求。

3. 价格影响

近期部分海外镍矿生产受疫情影响,但影响产量占比较小,整体来看,疫情对需求的影响远大于供应。国内不锈钢和三元电池需求放缓,不锈钢制品出口受限,导致近期镍价弱势运行。但未来随着疫情发展,菲律宾和印尼镍矿供应如果明显受影响,镍价可能出现阶段性回升。镍矿价格变化趋势基本与镍价保持一致,2019年,受镍市场需求旺盛带动,中国镍矿砂及其精矿全年进口均价为71.3美元/吨,同比上涨13.4%。2020年1~2月,镍价受疫情影响下跌,中国镍矿石进口均价为88.3美元/吨,较2019年12月环比下降5.9%。未来镍矿价格走势仍将受镍价走势影响。

建议:调整与保障

一是密切关注全球疫情发展形势变化,及时调整生产节奏。

新冠肺炎疫情的持续蔓延令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承压,钢铁原材料的供应不可控因素增加,建议钢铁企业及上游矿业企业密切关注铁、锰、铬、镍主要出口国的疫情防控形势及出口政策变化,加强对资源供应和未来市场的预判,积极做好充分的资源储备,同时根据下游需求变化及时调整生产节奏。

二是加快钢铁行业原料保障体系建设。

中国钢铁行业原料对外依存度高,铁矿石进口量连续四年突破10亿吨,对外依存度保持在80%以上,锰矿对外依存度超过80%,铬矿几乎全部依赖进口,镍矿超过80%。原料供应渠道高度集中,铁矿石从澳大利亚、巴西两国进口量占总量的85%,而两国出口量占全球总出口量的73%;锰矿从南非和澳大利亚进口量占总量的54.5%;铬矿从南非进口量占总量的78.9%;镍矿从印尼、菲律宾进口量占总量的95.9%。需求端较分散,市场话语权不足。尤其是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对钢铁原料供应链的潜在风险加大,要求钢铁行业需加快完善原料供应保障体系。

要坚定不移实施国际化战略,在政策宏观引导下,考虑产业链"横向协同一体化"和"纵向协同国际化",加快建立长期稳定多元多渠道的高效保障体系,实现"两种资源"中全球资源供给的多元、安全和稳定,分散原料供应风险。


Tags: 责任编辑:
】【打印繁体】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 玖隆钢铁物流园入选省智慧物流降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 疫情对钢铁原材料市场影响几何?
  • 玖隆钢铁物流园入选省智慧物流降本
  • 福州印发关于推进钢铁产业转型升级
  •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预计中国第二季度
  • 2020年3月钢铁供需及经济数据汇总
  • 热门文章

  • 全讯网Lgmi:1月20日钢铁行业概览
  • 螺纹钢后市难有起色
  • 钢材出口退税方案调整 合金钢“潜规
  • 钢铁行业迎来新变更
  • 高盛:明年钢铁等大宗商品需求疲弱
  • 相关文章